■ 社論
  政府的監管是必要的,但權力不能介入資源的微觀配置,不能介入不同產權主體的交易,更不能把資源配置置於權力之下。沒有市場化的深化與突破,權力尋租的空間就很難根除。
  2011年11月,保安羅從軍、李端亮劫持保姆進入位於太原匯錦花園的白培中家時,未曾料到在接下來數年內會在山西政商兩界掀起一場軒然大波。2014年2月27日,山西省委副書記金道銘被宣佈接受調查。此後,蘇浩、李亞力幾乎同時被帶走。進而,山西政界、煤炭系統及警界人事震蕩至今。從另一個角度看,這也反證了煤炭領域所承載的複雜糾纏的利益格局(《財經》9月7日)。
  山西的政警煤貪腐關係網,形成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其中,權力干預資源配置是根源所在。這是過去幾十年我國經濟發展方式的一個重要特征:以政府為主導、以國有經濟為主體、以重化工業為載體、以資源配置為代價、以投資出口為驅動、建立在低成本優勢上的投資主導型的經濟增長方式。
  作為資源大省,山西在享受資源紅利的同時,由於政府主導的方式突出,權力不可避免地深度介入資源配置。這給權力尋租帶來巨大的空間。從當前披露的晉案看,無一不和煤礦資源相關聯。此前《新京報》也曾報道,“官員和商人之間存在千絲萬縷的關係,其互相支持的群腐樣本,正是因煤而興的呂梁紅頂與黑金結合的縮影。”即便是山西的煤礦產業整頓,都帶有濃厚的政府主導色彩。“呂梁多位煤老闆介紹,在此次資源整合中,政府起到了主持的作用。哪家企業可以整合小的煤礦,均由政府決定。煤老闆與政府的關係便至關重要。”在這個情況下,市場不可能發揮決定性作用,而只有權力能發揮決定性作用。
  權力擴張,市場則難以做大。權力深度介入資源配置,使得任何一個有資源配置權的人都面臨尋租的誘惑。要真正改變三晉大地曾經的不良政治生態,除了加大反腐力度,打破官商緊密結合的格局之外,恐怕更需要通過市場化改革“培本固元”,根除腐敗滋生的土壤。
  深化市場化改革,就是要儘快轉變政府主導的增長方式,加快市場化發展,切斷權力與資源配置的聯繫。對此,十八屆三中全會也提出“要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”。作為重要的資源大省,對資源的宏觀管理是有必要的,但要調整資源宏觀管理方式。政府的監管是必要的,但權力不能介入資源的微觀配置,不能介入不同產權主體的交易,更不能把資源配置置於權力之下。沒有市場化的深化與突破,權力尋租的空間就很難根除,在某些情況下甚至有可能自我繁衍,直至“癌變”。
  有種觀點認為,反腐影響經濟。事實上,恰恰是腐敗才影響經濟,制約經濟發展方式轉變。深化市場化改革,不僅是山西,其他地方也面臨這一重大任務。唯有如此,才能使反腐“培本固元”,才能抓住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的要義。  (原標題:用市場化改革破除政警煤貪腐網)
創作者介紹

optus

rm64rmcro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